app老司机直播

2021年7月8日

见他们三个走来,何宛素起身:“饭菜都冷了,快来吃吧。”

“嗯,谢谢何姑娘。”衣美笑说。

四人边吃边随意聊着。

“等会吃完了饭,我带两位妹妹去花圃采些鲜花,编织漂亮的花环戴在头上。”何宛素热情帮他们盛粥。

衣美开心说道:“花环?那好啊。”

莫少芝微笑道:“嗯,你们去,我来收拾碗筷。”

“辛苦苏公子了。”何宛素面带笑容温柔看了他一眼道。

“我来帮苏哥哥收拾。”小狸猫放下碗道。

“嗯,也好,她这小狸猫就是个假小子,不喜欢女孩子喜欢的花花草草的。何姑娘就带衣美去吧。”莫少芝道。

“嗯,那好。”何宛素点头,没再多说。

不多时,几人吃完早饭,衣美跟着何宛素去了那边的花圃,小狸猫和莫少芝坐在桌子前发呆。

半晌,莫少芝道:“你真的确定看到了那大佛眼睛动了?”

优雅蕾丝裙清纯美女高清初夏写真

本来恹恹靠着椅背的小狸猫一听他如此问,连忙将身体从后背挪开,一双眼睛放着光,兴奋道:“莫哥哥,你信我?”

莫少芝沉思片刻,悠悠道:“我觉得小狸猫不是那种分不清的人,你说看到,那应该就是看到了。”

小狸猫如遇知音一般,连忙跑到莫少芝面前,感激涕零:“对对对,还是莫哥哥了解我。”

莫少芝微微一笑:“若是那大佛真的对你眨眼睛了,其实那就说明,那大佛的眼睛是一扇门,那门打开的时候,你刚刚好看到了,所以才会产生它对你眨眼睛的感觉。”

“门?”小狸猫顿悟,“那会不会就是离开这里的出口?”

莫少芝笑而不语。

小狸猫见状,心中连连窃喜,双手一拍:“太好了,总算是找到点子上了。”

莫少芝沉声道:“先别着急,等今晚上,我们再瞧瞧,它还会不会对你眨眼睛,然后再一探究竟。”

小狸猫会意连连点头:“好的,好的。”

莫少芝突然面色一凛:“这件事,就先别告诉衣美了。”

小狸猫脸色一沉,不解:“为什么呀?衣美又没啥问题?”

莫少芝温和道:“你这小丫头,想什么呢!我们两个不能睡觉就算了,就让她睡个踏实觉吧。”

“奥……”小狸猫诺诺道。

莫少芝起身:“好了,我们开始准备收拾碗筷吧。”

“好的,好的。”小狸猫欢快道。

何宛素和衣美一人挎了一只小篮子,走在一片盛开的鲜花丛里。

衣美眼睛里是一片璀璨的花朵:“何姑娘,这里的花太美了,还有好多的蝴蝶。”

何宛素莞尔道:“衣美妹妹,你喜欢哪朵就摘了哪朵。”

“嗯。”衣美点头。

两人边摘边聊天。

何宛素缓缓道:“妹妹,你的高蓝姐姐,她人现在在哪里啊?”

衣美随口道:“应该是在京城吧,我们本来就是打算去京城找她的。”

“奥,”何宛素不动声色答到。

不多时,衣美猛然起身,她看到旁边何宛素的身上周围落满了蝴蝶,她像一位蝴蝶仙子一般站在花丛里。

衣美看呆了……

怔怔道:“何姑娘,你太美了。”

何宛素这才微微垂首,看到自己周身萦绕的蝴蝶,不以为然的抿嘴一笑。

收拾好碗筷的莫少芝和小狸猫也走来,他们远远看到何宛素周围围绕着无数的蝴蝶,翩翩起舞,十分惊艳。

“这何姑娘,还能吸引蝴蝶?也太神奇了吧!”小狸猫禁不住咂舌。

“你想吗?”莫少芝挑了下眉头,转过来看着小狸猫。

小狸猫不知所谓:“啊?”

还没等小狸猫反应过来,莫少芝飞身落入那边黄色的花丛里,俯身摘了一捧花,然后回来,放在小狸猫的手上。

不多时,一群蝴蝶便朝小狸猫飞来。不停在她身边绕徊。

那边的何宛素看过来,微微一笑:“苏公子,好聪明,怎么知道是这蝴蝶王吸引的蝴蝶?”

莫少芝款款朝她走去,负手道:“因为我知道这花,是西瀛洲的特产,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见到了。”

“苏公子还真是博学。”何宛素抿嘴一笑。

见旁边的花丛里有处竹凉亭,莫少芝缓缓走过去。凉亭中间摆放了一架古琴,莫少芝落坐在前面,轻捻慢挑,曲调缓缓流出。

如此美景,如此良人……

何宛素心中一片繁花似锦,激昂澎湃。

她随着音乐在花丛中翩翩起舞,蝴蝶纷飞,花香弥漫,一切都是那么浪漫美好,何宛素希望这一刻永远静止……

小狸猫和衣美也禁不住被周围美妙的环境感染,随着莫少芝的曲调,一起胡乱摇摆,追逐。

莫少芝不时抬头看着,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。

一曲作罢,四人躺在花丛里,望着头顶上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,心情十分舒畅。

“苏公子,我好开心,许久没有如此开心了。”何宛素一只手侧支起头,一双眼睛十分动情的看着莫少芝。

莫少芝悠悠道:“那你的开心也太容易了,等以后出去了,一切会更加美好的。”

何宛素眼眸里划过一丝期待: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何宛素用采来的花朵,给每个人编了一顶花环,最后的一只放在了莫少芝的头上。

“苏公子戴上了我亲自编的花环,可就是我的人了。”何宛素温柔一笑,风情万种。

那边的小狸猫和衣美瞬间停滞,她们盯着莫少芝看。

莫少芝微微一笑,淡然道:“不巧,之前也有姑娘送给我花环了,那这可如何算呢?”

“是谁!”何宛素慌忙道,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唐突,连忙笑说,“我跟苏公子开玩笑的。”

小狸猫偷偷抿嘴一笑。

片刻,何宛素道:“苏公子,可想好了如何出去的方法了?”

莫少芝微微垂首:“暂时还没有想好……”

何宛素忙宽慰道:“不急,苏公子慢慢想即可,反正我也都习惯了,不差这几日了。”

莫少芝抬头看着她:“多谢何姑娘体谅,我知道何姑娘的心情,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带何姑娘出去。”

何宛素点点头:“我信苏公子。”

第四百五十五 一探究竟

天色渐晚。

小狸猫和衣美吃过晚饭,便回了房间。

衣美见时候还早,睡不着,小狸猫却有心思躺在床上。

“你今天这是怎么了?平时的夜猫子,今天这么早就躺下了?”衣美见她有些反常。

小狸猫笑说:“早睡早起,身体好啊。”

“你这只小猫,一天一个样!”衣美说完也随她躺下。

不多时,小狸猫稍稍探头过来,见衣美自己睡着了,这才蹑手蹑脚起身。

跑到外面,莫少芝已经等在那里了。

见她出来,莫少芝忙道:“你怎么这么久才出来?”

小狸猫不好意思的笑了:“刚刚不小心睡着了,让莫哥哥你久等了啊。”

莫少芝拉着她躲在了栏杆旁边的墙角处,悄声道:“若是困了,就回去继续睡吧,我一个人在这里也可以的。”

小狸猫一听,连忙抬起双手将上下眼皮撑开:“哪里困了,看我瞪得如此大的眼睛。”

莫少芝微微一笑:“好,那我们就在此处守着。免得若是我一个人真的看到了,也会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了。”

“对对对,总不至于两双眼睛都看错了吧。”小狸猫连连点头。

夜色正浓,周围静悄悄的一片。

头上的月色十分明亮,接着这皎洁的月色,能将大佛的貌一览无余。

那远处的大佛始终眯眼笑着看着它面前的一切,十分端详而平和,看它看久了,莫少芝也感觉到心中无比的宁静。

不多时,小狸猫又开始撑不住了,上下眼皮不停的打架。头歪了几次,很快就将脑袋落到了旁边的莫少芝的肩膀上。

莫少芝微微一笑看了一眼,并未打扰她,忍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
时间过去了许久,那大佛的眼睛依旧没有任何动静,时至凌晨,莫少芝也可以不停的打气哈欠。

正犹豫着要不要结束这场无端的守候,突然远处,他目光一闪,那远处大佛的右侧眼睛果然像小狸猫说的那样一眨……

莫少芝心中一动:“终于等到了!”说完,连忙小心翼翼动了动小狸猫。

被他戳动,小狸猫从昏睡中醒来,惺忪的双眼看了看他问:“怎么了,莫哥哥?”

莫少芝指着前面悄声又惊讶道:“刚刚,那大佛眨眼睛了……”

“啊——”小狸猫一下子清醒,高声道,“我就说——”

莫少芝连忙捂住她的嘴巴,对着她摇头。

小狸猫意识到自己的激动,连忙放低声调:“我就说它会眨眼睛吧,不是我看花眼了。”

莫少芝有些庆幸道:“多亏了你无意间的发现,或许我们出去的路已经有了。”

小狸猫兴奋地连连点头。

片刻,小狸猫问:“莫哥哥,那我们现在该如何做?”

莫少芝沉思一会,随即缓声道:“现在确定了那大佛的眼睛就是一扇门,那门打开,到底是这水月镜花里的人出去,还是外面的人进来呢……”

“若是从里面出去,那……这里只有我们四个人,就只有何姑娘了!”小狸猫深色的眸子里划过一丝锐利,“若是她能出去,那她被困在这里的说法就说不通了!”

莫少芝点头:“这算一个可能,不过,还有第二种可能,就是外面的人进来。”

小狸猫思忖:“外面的人……那会不会是崔彦。这个时候进来……”小狸猫突然想到什么,猛然抬头看着莫少芝,“我明白了,你不是说他爱慕何姑娘吗?他肯定是趁着夜深人静,偷偷跑进何姑娘的寝室,偷看她!”

莫少芝一怔,他十分意外的看着小狸猫,半晌,颇带佩服的口气道:“你这丫头,说的还真是有道理啊!”

小狸猫得意一笑。

莫少芝正色道:“现在这两种可能都有可能,所以我们不能打草惊蛇,得小心行动。我想那大佛眼睛的门,也不是那么容易打开的,估计会有什么暗器。”

“对啊,现在这何姑娘是敌是友还分不清,所以也不能贸然去问她关于这暗门的事……”小狸猫道。

莫少芝声音变得轻松不少:“好了,既然确定了那里有门,我们就有数了,你快回去睡觉吧,明日我们见机行事,找个机会去上面探探。”

小狸猫点点头:“嗯,这下踏实了。”

说完,两人快速起身,蹑手蹑脚回到各自房间。躺下就一觉到天明。

衣美一大早醒来,见小狸猫依旧在呼呼大睡,她又跑到隔壁房间,见莫少芝的房门依旧紧闭。

“奇怪,今天连莫哥哥都赖床了……”说完,沿着楼梯缓缓走下去。

衣美来到厨房,开始准备早饭。

不多时,何宛素打着哈欠走来:“早啊,衣美妹妹。”

衣美一扭头,见她面带困意:“何姑娘可以再多睡一会的,等我做好了早饭再叫你也不迟。”

何宛素笑说:“衣美妹妹还真是善解人意啊。我是越看越喜欢,若是我能有衣美这样玲珑剔透的妹妹该多好啊!”

衣美微微笑着:“何姑娘过奖了。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。”

何宛素打量了一下四周:“怎么苏公子还没起床?”

“嗯,苏哥哥估计是有些累了,就让他们多睡一会吧,反正我早饭也没有做好。”

“嗯,不急。”何宛素说着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,自己又开始编辫子,双眸一垂,道:“我见衣美跟你大姐高蓝的关系……好像没有那小狸猫亲昵呢,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呢。”何宛素的言语似话里有话。

衣美一顿,停下手里的活,叹声道:“小的时候,大姐就一直沉迷练功,跟我们像长辈一般的关系,跟我们走的也不是太近,我都不太敢跟她多说话的……”

“奥?原来是这样!”何宛素有些吃惊。

衣美点头,但片刻又换上甜美的笑容:“不过,后来,大姐像是完变了一个人一般,她变得热情,爱说笑了,完是一个温馨的大姐姐。虽然我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突然变了,但我觉得好开心,我能依靠和偎依的亲人,她终于回来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