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会员的黄色

2021年7月6日

“奴婢一点拙见,冒犯了世子,还望世子不要怪罪。”这个节骨眼,苏陌凉也顾不得藏拙,只盼着世子能放过她,连着磕了好几个响头。

宁世子见此,失笑着摇头,“分析得面面俱到,比公孙家长辈的脑子都要清楚,怎么能是拙见呢?”

“如今,被这么一说,我要是还不管不顾的收了,无疑就是自毁前程,把公孙家也陷入这不仁不义的境地里。打着为我和公孙家前程着想的幌子,冒死进谏,我要是还怪罪,岂不成了不知好歹吗!”

苏陌凉听到这么直白的话,连忙低下头去,“奴婢不敢。”

“呵呵,不敢?仅凭着一张巧嘴,就逼得我打消收的念头,我看不是不敢,而是胆子大得很,厉害着呢。”宁世子冷笑,虽然听她弹琴早知她不简单,但没想到会让他如此惊喜!

公孙家族的长辈们听到这里,却是吓得面色惨白,心里一阵后怕。

是呀,知道的人,倒是清楚这丫鬟是世子自己讨要去的,但不知道的,指不定以为是公孙家族故意送丫鬟讨好世子呢。

幸好苏璃音提醒了他们,不然他们差一点就成了贿赂世子,毁掉世子前程的罪人了,若州长大人真的怪罪下来,公孙家就算不死,也得脱层皮啊!

想到这一点,公孙家主的老脸像是刷了层浆糊似的,灰白一片。

“世子,看——这——不是我们不愿将这丫鬟送给,实在是——”公孙家主为难的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罢了罢了,她都这样说了,我若还拆散他们主仆,岂不是成强盗了,这事儿就算了吧。”宁世子只有松口作罢,要是再纠缠下去,别人怕是要说他横行霸道,强人为难了,传出去的确不太好听。

见世子终于肯放手,跪在地上的公孙景霁,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下去。

泳池美少女精灵纯纯笑容娇小饱满身躯唯美写真

刚才,就算镇定如他,都免不了担心今日无法收场,所以不停的给君清绝使眼色,想要知道他的态度。

但君清绝却像什么事儿都没有似的,只顾着喝酒,一点都不着急,让他纳闷不已,想不明白向来高调强势的君清绝为何会在这个节骨眼默不吭声。

看到这里,他才恍然大悟,原来君老板是全身心的相信苏璃音自己就能摆平这事儿啊。

不得不说,这女子是真厉害,三言两句就挽回了局面,难怪深受他的器重!

公孙景霁是松了口气,但此时的城主大人见事情闹成这样,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,为了安抚宁世子的情绪,不得不转移话题道,“世子,这次好不容易来一趟,还是瞧瞧咱们烟青城年轻一辈的战斗力吧。若是能挑选一两个得力的跟在身边,不是比一个丫鬟有用得多吗。”

说来,世子每次来烟青城除了收账以外,还有挑选人才的目的在里边。

毕竟在这个强者为尊,竞争激烈的世界,要是没有几个称手的左膀右臂在身边,总是要比别人矮一头的,所以就算宁世子身居高位,也不得不寻找能人异士来辅佐自己。

更何况,州长可不止他一个儿子,其他几个兄弟还虎视眈眈呢,在他没有真正成为州长之前,肯定是要不断壮大自己的势力才行。

因此,宁世子没有拒绝,默认的点了点头。

城主见他答应,心中一喜,一个挥手,快速升起大厅中央的战台,朝着下面的人吩咐道,“今日世子在这里,正是们大展身手的时候,不知哪位公子小姐愿意登台切磋一番,让世子见识下们的实力啊。”

听到城主发话,望着那巨大威严的战台,在座的有为青年都是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世子五年来一次,他们没有几个五年能浪费,自然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。

所以下一秒,便见邢家的一位青年站起身,抱拳行礼,“我愿登台切磋。”

话落,他便一个飞身,跃到了战台之上。

看到邢家的青年想打头阵,濮家的人也坐不住了,一位身穿棕色锦袍的青年不甘落后的跃了上去,目露锋芒,拱手道,“我愿第一个领教,请。”

两个男子似乎早就积怨已深,也不啰嗦,打了一个照面,就直接动手,干脆利落,战况激烈,让人大呼过瘾。

苏陌凉这是第一次见识烟青城年轻一辈的实力,自然也瞧得很认真。

公孙景霁知道她不简单,一边看着比赛,一边侧目问她,“觉得这两人谁会赢?”

苏陌凉看得仔细,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,“应该是那位濮家公子吧。”

坐在不远处的公孙嘉霓一直嫉恨苏陌凉,多少关注着她这边的动态,所以听到苏陌凉的声音,当下就不赞同的反驳道,“笑话,明明邢家公子更占上风,却偏偏看重那手下败将濮家公子,看来也不过是个只会耍嘴皮子的空壳子罢了。”

苏陌凉听她那语气,便是猜到,这两人以前必定交过手,那濮家公子曾经还败在了邢家公子的手里过,难怪一开始就火花四射,原来濮家公子是迫切的想翻身报仇,挽回自己的颜面。

只是,面对公孙嘉霓的嘲讽,苏陌凉懒得解释,敷衍的回了一句,“奴婢只是胡乱猜测,让四小姐见笑了。”

“既然知道让人笑话,就少开口,免得丢我公孙家的脸。”公孙嘉霓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,碍于这么多人在这里,不敢找苏陌凉的麻烦,只有靠嘴上发泄一下。

“四小姐教训的是。”苏陌凉恭敬垂首,“只是,二少爷让奴婢猜,奴婢不得不随便捡一个猜。”

这个锅,怎么也得丢给公孙景霁才行。

公孙景霁闻言,笑着睨了苏陌凉一眼,随即抬眸对上公孙嘉霓不悦的目光,开口道,“四妹,我倒觉得她猜得挺准的,搞不好,还真是濮家公子笑到最后。”

公孙曜日听不下去了,觉得荒唐至极,不等公孙嘉霓开口,便是不屑的冷哼一声,“二弟,的丫鬟不懂战斗,也不懂吗,这结果本就毫无悬念,竟然会赞同个丫鬟的猜测,真是让人失望啊。”

本来他还担心,公孙景霁对自己有威胁,没想到他竟然草包成这样,当下让他放心了不少。